欢迎光临
小猪养殖坊网站

东盟16国是哪些国家 中国正式加入东盟

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美国与东盟国家领导人特别峰会于当地时间5月12日、13日在华盛顿登场。美国总统拜登面对面接待来自太平洋彼岸的文莱、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老挝、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和越南8个东盟国家的领导人,这样热闹的外交场面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实属罕见。“拜登政府试图证明,即便面临俄乌军事冲突这样的重大国际事件,美国也没有忘记对太平洋的关注”,美联社12日这样解释。印尼《雅加达邮报》则称,华盛顿与东盟领导人举行“高调会晤”,是试图“弥补这个超级大国在该地区相对低调的地位”。更直白的是《印度教徒报》12日的标题:“为对抗北京,拜登在华盛顿接待东盟领导人”;至于此次特别峰会的议程,美国《外交政策》杂志11日称,就是为了“阻止该地区向中国倾斜”,“该地区是美中竞争的关键战场”。

菲律宾、缅甸缺席

据白宫本周三公布的日程:当地时间12日,东盟国家领导人首先将与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其他两党资深议员共进工作午餐。随后他们将会见美国商界领袖,并与贸易代表戴琪和商务部长雷蒙多会谈。当晚,拜登将在白宫为他们举办晚宴。13日,东盟领导人将与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和国务卿布林肯共进午餐,讨论“海上合作和疫情恢复”。随后,他们还将在白宫与拜登进行大约两小时的会谈。拜登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11日对记者说,拜登不会单独挑选任何一位领导人进行双边会议,但会与他们每一位都有“短暂的私人会面时间”。

美联社12日称,除了即将离任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不出席此次峰会,华盛顿还拒绝邀请去年2月政变后上台的缅甸军政府代表,其他8个东盟国家的领导人则都会出席峰会。《印度教徒报》12日称,美国曾一度希望缅甸能有“非政治代表”出席。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政府高官周三告诉该报记者,峰会上将设一个“空椅子”,表达美方对缅甸“所发生事情的不满”。

美国白宫国安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11日称,他预计两天的峰会将“直接、礼貌,但有时会有点令人不舒服”,因为美国和东盟国家“在所有问题上看法不同”。他说,中国大陆与台湾的关系、缅甸问题、乌克兰战争如何影响亚太地区,以及气候、贸易和基础设施等,都将是讨论主题。

美国能提供什么“面包”?

据“美国之音”12日报道,拜登政府预计将在本次峰会上公布“印太经济框架”(IPEF)的更多细节,作为“印太战略”的一部分。但分析人士称,拜登政府的“印太战略”仍侧重于安全,在经贸领域缺乏必要的“面包和黄油”。

IPEF的构想是拜登于去年10月出席第16届东亚峰会时提出的,该框架包括“公平和有弹性的贸易、供应链韧性、基础设施和脱碳、税收和反腐”这四大支柱。

“IPEF 的前景并不乐观”,《外交政策》杂志11日分析称,该框架的所谓“四大支柱”,实质是确立一种贸易新规则,要求合作伙伴满足这种“高标准”。而通常像东盟成员这样的新兴国家,在签署这些“繁重的要求”前,期待获得“关税减免和市场准入”作为回报。但由于拜登政府已承诺保护本国工人和生产者免受外国竞争,IPEF并不准备提供美国市场准入——“结果必然是一团糟,华盛顿提供了很少有人真正想要的交易”。

美国彭博新闻社12日称:“拜登害怕与东盟国家签署自贸协议,这疏远了美国在亚洲的朋友。东盟国家对美国在贸易问题上缺乏进展越来越失望,这削弱了拜登通过华盛顿特别峰会加强与该地区领导人关系的努力。”报道称,相反,美国在亚洲的重点一直是“加强防务关系”,作为“对抗中国更广泛努力的一部分”。然而,东盟国家并不想看到中美关系恶化,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呼吁“中美停战”,候任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表态“不与大国站队”,前新加坡外交部巡回大使许通美也表示,“亚洲的发展要靠贸易和卫生条件,而美国却只侧重安全方面。”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国际商务研究主任芮恩施说,拜登已经意识到,要显示美国在亚太地区存在的决心,“不仅仅是每两个月派一艘航母通过南海就能做到的,你需要有一个经济存在”。芮恩施说,美国有可能为参加IPEF的国家提供资金上的支持,但彼德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学者肖特把本次美国与东盟特别峰会有关经贸议题的讨论比喻为“华盛顿可能只是拿着胡萝卜,但并不真正给出去”。

IPEF叫板RCEP?

《外交政策》杂志说,拜登政府至今未能重返“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而IPEF像是CPTPP的一个“薄弱的替代方案”,它对“阻止大多数亚洲国家与中国更深层次的经济一体化几乎无济于事”。

韩国《亚洲时报》12日称,IPEF是拜登上台后大力推进的,意在对抗由中国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但关键在于东盟中最终有几国会参与IPEF?报道称,除新加坡和菲律宾可能成为首批展开IPEF谈判协议的国家外,东盟不少国家担心加入IPEF后或与中国关系疏远,因此犹豫不决。“美国之音”则称,IPEF看上去也像一个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相抗衡的战略架构”,而中国已经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与东盟国家开展了很多合作项目,例如中老铁路等。在贸易方面,2021年,中国与东盟的贸易额达到8782亿美元,东盟也连续第二年成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随着RCEP的实施,东盟与中国的经贸关系更加紧密。

美国“国防一号”网站10日发文称,当拜登本周在华盛顿欢迎东盟国家领导人时,中国对东盟国家的影响力早已不限于贸易和投资领域了。中国民营企业“也参与塑造了”中国在东盟的影响力,比如提供短信、电子支付和新闻分享的多功能应用程序微信在东盟国家中越来越受欢迎,2020年,微信支付被印度尼西亚中央银行授权使用,成为这个东盟最大经济体的合法支付方式。

“拜登让东盟紧张”

“外交学者”网站称,此次华盛顿峰会将是拜登促进与东盟国家加强海上合作的机会,包括海上演习、训练和情报共享等。但美国总统仍将面临一定程度的阻力,旨在对抗中国的美英澳“奥库斯”(AUKUS)安全协议,已经引发印尼和马来西亚等国的严重担忧,认为该协议可能导致该地区的大规模军备竞赛。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12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在市场机制的表象下,IPEF嵌入了深刻的政治战略目的,“它并非纯粹的经济框架,而是一个有陷阱意味的地缘战略框架”,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大部分东盟国家对它保持“不明确反对但非常谨慎”的原因。

“拜登让东盟紧张”。俄罗斯《生意人报》12日报道称,印尼总统佐科启程赴华盛顿前表示:“我们期待讨论印太地区局势,会议的主要成果应该是发展有助于该地区和平、稳定与繁荣的伙伴关系。我们打算强调东盟对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合作伙伴的开放性。”他还明确表示,东盟国家并不打算“因发展与华盛顿的关系,而损害与其他国家的关系”。

《生意人报》12日称,华盛顿举行此次峰会的目的,除了试图遏制中国,并拉东盟国家参与对俄制裁外,还希望通过东盟经济体“正在重新开放”的机会之窗,增加与东盟的外贸和投资联系,“来克服本国经济面临的危机”。俄高等经济大学教授巴久克认为,拜登要说服东盟国家增加对中国的军事、政治和经济压力,并加入美国领导的反俄联盟“并非易事”。东盟国家不会放弃与中国继续展开经济合作,而由于乌克兰冲突给全球带来的冲击,“准备与俄罗斯断绝经贸联系的东盟国家更少”。

【环球时报驻新加坡特约记者 辛斌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 柳玉鹏】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猪养殖网 » 东盟16国是哪些国家 中国正式加入东盟
分享到: 更多 (0)